黄冈防疫工作指挥部发唁电:沉痛哀悼张静静同志


然而,对于“英雄”的称号,柯米斯医生的态度倒是轻描淡写。“这就是我们的工作,在人们没有发现新冠肺炎病毒的时候,我们就是这样做的,”他说,“我们和全科医生必须共同战斗在同一阵线,没有其他选择。”

“直到最后,我们也没有给他插管,重要的是他自己扛过来了,”柯米斯说,“我们依据流行病学家的指导采用了治疗方法,而他的反应很不错……当他戴上氧气罩,感觉自己有10%的肺功能有所改善,就获得了100倍的快乐。”

“这意味着事情发展得很快”,天空新闻记者贝丝·里格比(Beth Rigby)说,“他(约翰逊)的病情恶化,必须给他氧气,而他正在努力呼吸。首相没有使用呼吸机,他有意识,确实打了电话给拉布要求他进行代理以接管政府事务。但如果病情恶化,呼吸机就会派上用场。这对于他的同事、亲人和整个国家来说都是令人担忧和不安的。”伦敦大学学院医学影像学教授希尔教授则表示:“很明显,首相去医院是因为他呼吸困难。看来他最初是在吸氧并且意识清醒。但就像新冠肺炎通常的那样,他的病情现在恶化了。”

接受住院治疗后,阿雷克西欧在医院分别接受了COVID-19病毒检测,结果呈阴性,随后被准许出院回家。

阿雷克西欧反而松了口气,以为这种常见感冒症状很快就能消失。但在接下来几天中,他不仅高烧不退,还开始咳嗽。

针对约翰逊是否真的有必要转入重症监护病房,微生物学家克拉克博士给出了肯定答案。“英国的国家医疗服务体系,尤其是在目前这个时候,并不会仅仅为了检查一个人的情况就让出重症监护床位,即使他是首相。除非他需要接受重症监护,否则就不会进入ICU,特别是在此时。”他也认为,情况的改变意味着约翰逊“病得很重”。

约翰逊入住的医院(英国国家通讯社)

用医生的话说,这种奇迹就像是“有人从雅典卫城上掉下来5次,又再一次站起来了”。

在接下来的14天隔离期中,他独自在家没有外出,除了考虑到感染风险,他也是因为髋关节处剧烈疼痛而无法下床走路,4月4日起不得不开始服用可的松。

阿雷克西欧对红星新闻回忆了自己的患病过程。3月8日,他还兴致勃勃地登上了雅典卫城,9日起床后就发现发烧38摄氏度,但没有其他症状。第二天,体温升至39度,他决定去私人诊所做些常规检查,包括验血、超声波。